登陆

原料药“暗战”再起 扬子江6年间涉及行贿案件共14件

admin 2020-02-14 258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原标题:原料药“暗战”再起 扬子江6年间涉及行贿案件共14件 原料药“暗战”再起 扬子江6年间涉及行贿案件共14件

  扬子江药业集团,在业界一直都以药品销售业绩著称,其明星品种地佐辛等为公司创造了巨额的营收;且随着一致性评价的不断深入,已有多个品种通过,在整个行业处于领先状态。

  据企查查资料显示,扬子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创建于1971年,法人代表徐镜人,注册资本13300万元,最大股东为扬子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持股70.90%是一家跨地区、产学研相结合、科工贸一体化的国家大型医药企业集团,也是科技部命名的全国首批创新型企业。总资产近百亿元,并未上市。

  2018年9月2日,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发布2018年中国企业500强榜单,扬子江沃野飘香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42。

  再次卷入贿案

  近日,中国裁判原料药“暗战”再起 扬子江6年间涉及行贿案件共14件文书网公布了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王洪志贪污、受贿、单位受贿一审刑事判决文书》,扬子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被卷入此案。

  判决文书显示,2011年-2018年,被告人王洪志在担任南开医院药物研究室副主任及三潭医院药剂科负责人期间,利用职务便利,索取、非法收受扬子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多家业务单位相关人员给予的好处费、回扣等钱款,用于个人消费,并为上述业务单位相关人员谋取利益。

  法院经审理查明,王洪志侵吞南开医院钱款共计人民币约3.5万元;索取、收受多人给予的好处费并为他人谋取利益,共计人民币约41.5万元;作为直接责任人,以三潭医院名义向业务单位索取财物并为业务单位谋取利益,共计人民币112.3万元。

  根据判决书,扬子江药业集团与三潭医院存在业务关系,公司向三潭医院销售药品,宗某系公司下属单位江苏海陵医药有限公司的医药代表,负责与三潭医院之间的药品销售业务。

  王洪志在担任三潭医院药剂科负责人期间,宗某为拉近与王洪志的关系,使王洪志对其公司业务予以关照,于2015年和2016年春节、中秋节期间,分四次给予王洪志好处费共计80000元;于2017年春节、中秋节期间,分两次给予王洪志好处费共计100000元。王洪志非法收受宗某给予的好处费共计人民币180000元。

  不过,截止目前,扬子江药业仍然未公开回应此事,公司对于相关涉事人员的处理结果也未透露。

  近几年原料药“暗战”再起 扬子江6年间涉及行贿案件共14件,医院医生受贿案件屡见不鲜,药企同行之间存在不良竞争,医生等医院工作者就有利可图。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2018年,扬子江药业涉及行贿案件共有14件,行贿金额达上百万元。

  案涉品种年销售额超10亿

  日前,《中国经营报》记者在中国庭审公开网上看到,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就一场涉及多家药企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反垄断纠纷”进行了公开审理。

  在这起案件中,原告为扬子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子江药业”)及其全资子公司广州海瑞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海瑞”),被告为合肥医工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肥医工”)、合肥恩瑞特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恩瑞特”)、南京海辰药业(29.800, -1.39, -4.46%)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辰药业”)。

  根据庭审信息,此案件牵涉的核心产品为枸地氯雷他定。扬子江药业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亿元及50万元合理支出。

  公开资料显示,枸地氯雷他定用于快速缓解变应性鼻炎(过敏性鼻炎)的相关症状,如打喷嚏、流涕和鼻痒;鼻黏膜充血/鼻塞;眼痒、流泪和充血;腭痒及咳嗽。此外,还用于缓解慢性特发性荨麻疹的相关症状,如瘙痒,并可原料药“暗战”再起 扬子江6年间涉及行贿案件共14件减少荨麻疹的数量及大小。

  根据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直播回放,扬子江药业方面指出,无论是从供求关系、供应的替代品、需求的替代品以及国家对药品许可证的监管,还是从我国反垄断执法机构对于原料药垄断执法的先例来看,特定原料药的销售因为需要药证以及相关药品的效果和适应症的不同,原料药销售的相关市场都界定在特定的一款原料药的销售市场中。

  “2009~2018年底,全国只有一个枸地氯雷他定(原料药)的销售药证,这个药证在3个被告之间流转。被告对于市场的共谋行为具有100%的支配地位。”扬子江药业方面指出,被告一共实施了4类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就此,扬子江药业要求被告赔偿1亿元人民币,除了盐酸头孢他美项目的1000万研发费用投资损失外,其他9000万元的损失是由于原料药提供企业不断提价,给扬子江带来的合同期内利润损失。

  扬子江药业相关文字描述中提及:“该药品于2009年上市,新型二代抗组胺药物,具有速效、长效、强效、安全四大特点,全国独家专利产品。已连续五年位列医院抗组胺药市场份额第一名。”

  行贿问题不容小觑

  行贿是个大问题,于扬子江药业而言,最多是折戟上市,但这颗老鼠屎坏的却是整锅粥。

  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巨额的销售费用正在无形之中挤压药企的研发费用。

  健康界在2018年做过调查,在86家上市药企之中销售比重超过50%的有11家企业,其中销售占比最高的为73.21%的龙精药业,它在2018年上半年营收入为1.68亿元,而销售费用达到1.23亿元。

  而在其中,不乏鼎鼎大名的药企,灵康药业(7.070, -0.06, -0.84%)、济川药业(22.860, -0.32, -1.38%)等,他们的销售比重分别达到71.97%和51.13%。同时,2018年上半年销售费用最高的为恒瑞医药(88.980, -3.62,-3.91%),达到28.01亿元,占比36.09%。

  销售费用激增,研发费用极具减少。以济川医药为例,2018年上半年营收入38.04亿元,销售费用为19.45亿元,研发费用仅为1.22亿元。

  在“无贿不通”的医药领域,巨额的销售费用不断侵蚀国内药企的研发费用,导致创新药市场被国外药企牢牢把控,造成用药难、用药贵的难题。

  我国针对医药领域贿赂问题一直在不间断地采取相关措施,但整体效果并不是特别理想。

  公开信息显示,从2006年开始,行业贿赂问题日益加剧,国内进行了第一轮的整顿,成效原料药“暗战”再起 扬子江6年间涉及行贿案件共14件一般。到2010年左右,贿赂行为像是“小肚腩又反弹”,紧接着进行第二轮的整顿,但和割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长出一茬,屡禁不止。

  据高级医药合伙人史立臣介绍,某些国家医生一旦涉及受贿,将被永久取消从医资格。即使在国内的民营医院,医生也很少敢受贿。

  “民营医院的药价都很透明,院长希望药价越低越好,如果给回扣就证明价格上是有空间的,所以在很多民营医院,发现医生有这种行为直接开除。”他说。但目前,我国公立医院对于受贿医生的处罚远未触碰到他们的痛处。

  在业内人士看来,要想根除医药行业的贿赂行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的情况是方方面面的政策不少,但有的力度不够,有原料药“暗战”再起 扬子江6年间涉及行贿案件共14件的落实不到位。”

  表面上看,行贿只是药企自身的发展问题。其实从深层看,如果整个药企行业不思进取,通过非正常手段“你方唱罢,我登场”,最终为其买单的只能是“待宰”的病患。

(责任编辑:DF052)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